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思政在线 >> 理论教育 >> 正文

让优秀农村大学生不再感到“结果不公”

发布者: [发表时间]:2011-09-05 [来源]: [浏览次数]:

中国农业大学今年出现了一个变化引起社会的关注,在十年当中,今年第一次出现了农村生源低于30%的现象。去年2010年清华大学的新生当中,农村的孩子只占到了17%,而在这一年,在全国高考的考场上,农村的孩子占到62%,所以反差很大。

这则消息让人扼腕叹息,这说明,在农村家长及农村孩子们的心中,已经对上大学找出路产生了严重的怀疑。深究其原因,还是在于农村孩子即使上了大学也不一定能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。解决大学生尤其是优秀农村大学生的就业难题乃是治本之策。

曾几何时,上大学是农村孩子以知识改变命运的重要途径。勤奋、刻苦加上天赋,即使你出身农村,但一样能够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。如今,社会已进入改革的深水区,教育课程的设置与市场需求不一致、高校扩招导致大学生“文凭缩水”等原因致使大学生就业十分困难,农村家长勒紧裤腰带供孩子上大学,得到的结果却是孩子就业困难,不得已滞留于他乡,被高房价、高物价挤压于“蜗居”之中。

农村孩子相对城市孩子而言,信息接受量相对有限,知识面相对较窄,大量的农村孩子迫于经济的压力,无钱请家教,上补习班,除非上了北大、清华之样的名牌,二本以下大多数就业都没有保障。而很多城里孩子因为“我爸是李刚”,即使学习不佳,混个“水货文凭”,也能轻易而举进入行政事业单位或国企工作。这种“起点不公”到“结果不公”,造成了众多的农村农长和农村孩子及早另觅出路。

“我们也不要鼓励农村的孩子去上大学,因为一旦农村孩子读了大学,就回不到自己的家乡,回不去自己的家乡就是一个悲剧”,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中华民族博物馆馆长王平一语惊人;而“拜金女”马诺一句“我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,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上笑”更让人大跌眼镜;北大某教授的““当你40岁时,没有4000万身家不要来见我,也别说是我学生”,更是让人叹息不已……

我们姑且来算一笔帐,一个农村孩子一般来讲,从小学到一所二本大学,估计需6至10万元(在孩子本身十分节俭的情况下)。上完大学,他很有可能找不到一份与他的付出成正比的工作,即使找到工作的,除去房租、水电和生活费之后,一般也就所剩无已。中国科学院人事教育局机关党委办公室29岁的业务助理周某因贪污公款达138万元于8月22日受审,他承认所有罪行,但称贪污是为了给父亲偿还医药费以及买房结婚。周某固然有罪,但其犯罪的动机却让人深思。

有人责备大学生眼高手低,不愿到二、三线城市发展。但二、三线城市就业就不难吗?姑且一个农村孩子在二、三线城市找到了工作,但他的收入和房价同样不能成正比。

由此可见,解决“起点不公”到“结果不公”的重要途径便是一方面抓教育改革,使之与市场需求相配套,使就业结构性矛盾得到逐步缓解;另一方面,便是要着力解决高校毕业生的就业难题,对行政事业单位,坚持“凡进必考”的原则,公开、公平、公正地招录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,并出台优惠政策,鼓励大学生自主创业。同时,加快收入分配制度改革,推进“民生工程”,让农村孩子在城市买得起房,租得起房。这样,才能让农村孩子“有盼头”,让9亿农民有盼头。只有社会相对公平,才能激发奋斗的热情,产生巨大的能量,为国家兴盛、民族振兴注入强大的生机与活力。

(来自新华网8月30日消息)

关闭本页